启辰助孕公司移动版

主页 > 吉日生子 >

结婚了吗代孕了吗未来面试官再问这些,最高被

  原标题:结婚了吗?代代孕了吗?未来面试官再问这些,最高被罚5万元!

  前几天在福州举办的一场招聘会因为对就业者的年龄、性别作出限制而上了热搜。“90后优先”“男性优先”“211、985毕业优先”“本地户口优先”……相信每一年就业招聘的旺季,都有不少人在吐槽这些干脆没有遮羞布的就业歧视。

  昨天,人社部等九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之后面试官如果询问女性的婚育情况,可以举报;入职体检项目要求进行妊娠测试,可以举报!录用条件里要求女性代代孕要审批,可以举报;招聘广告中含有男性优先等性别歧视内容,可以举报。

  ——同时违规的企业最高可被罚5万。

  可即使一片赞同,小编仍然能看到这样的言论:

  

  一面是女性所面对的不公平就业环境,一面是企业不会变更的压缩用工成本的企图,政策的重压最终是否依然会被企业用其他方式分流走?

  对于女性而言,职场晋升所面对的隐形歧视,也并不比求职轻松。

  

  通知带来的政策规定再一次将如何解决职场性别歧视的问题抛洒出来。

  女性面对的就业歧视,现状如何,有多严重?

  就业歧视的核心是什么?如何解决?

  小编带着这几个问题,问了几个朋友,所获得的故事即使在通知下达后或许仍有些引发人思考的意义:

  //

  就业受限,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就感受到了

  //

  Anby,工程建设公司职员,27岁

  我高考结束后,我爸妈之前对待我的那种小心翼翼、嘘寒问暖的态度突然就没有了——因为关于报考什么学校、专业,我和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你是女孩子,这几个专业比较适合你。”

  “你是女生,做教师、护士、医生这些工作,一来比较稳定,二来能获得比较好的社会地位,三来以后找对象也比较好找。”

  “不然你报个行政管理、中文系这样适合考公的,我们不期待你将来大富大贵,出人头地,安安稳稳地,体体面面的,做个公务员,以后养老也有保障,就可以了。”

  ……

  

  反正没管他们,我自己填报了一所理工科为主的大学,报了土木工程,求职的时候选择了目前公司的内业岗位。但只要回家,我妈依然会“翻旧账”:你当时如果报考了师范,现在工作也不会这么忙,至少有假期吧!

  女生适合读文科,适合报师范,适合安稳,适合找个“适合做老婆”的工作——我觉得很可笑。

  //

  我不愿意让我女朋友做添头

  //

  阿轩,原矿业勘探行业,目前电商营销领域,30岁

  那个故事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还有什么好问的?毕业以后没多久我们也都分手了,你他X知道得一清二楚还要提?算了,那我再说一遍好了。我就读的算是由省内某著名矿业公司冠名的学院吧,有一种顺利毕业就包分配的感觉。

  

  大学班级,男女比例十比一,但班里的“女汉子”比我们还生猛——不是说外貌,我是说能力和脾气。

  实习的时候,我就在山沟沟里头,山洞里没有什么武功秘籍,晚上也没遇到美艳的女鬼。找工作那会儿挺顺利,前头说的那个公司的面试官直接说:“你有女朋友没?女朋友也本校的?也今年毕业?有的话,你来,你女朋友工作我们也解决了。”

  

  回头我和她当笑话说了,她笑得很可笑:“这么好的事?”

  后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那时候我们俩就时好时坏,我到山沟沟里呆了三个月,去见她四五回,终于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了,就分了。她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分手她提的。她工作了一段时间,想要出国,我多嘴问了她一句:“你有想过答应和我一起去那边(山沟沟)吗?”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我知道你不是。”

  //

  就业难度:未婚≥一胎>二胎

  //

  红红,某公司会计,37岁。

  你记得写我周岁,不要写虚岁。大龄未婚恐怕是我身上唯一的标签了吧?你看我有房有车有工作,但他们只看到:你嫁不出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走过来的,大概对婚姻和爱情我心如止水,35岁之前,我从来不为年龄焦虑,这一两年倒是有一点,主要是因为脸上的斑一下子多了。之前在一家公司呆太久了,太安稳,没想到它会破产。破产之后去找工作,别人直接问:你二胎生了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

  对方无论多大年纪,是男是女,都要抬头问我:“你不打算结婚?”

  我说:也不是不想,只是没遇到合适的。

  有一个公司的行政经理,快到退休年纪的阿姨,不对,我还是叫她大姐吧——不能装嫩了——大姐说:现在招人,你如果生了一胎,我怕你又要生二胎,还得请假,你要是生了二胎我就放心了。

  事实上,上面的3个故事,不足以完全说明女性所受到的就业歧视。2018年11月14日,福州市统计局发布了一则统计消息:

  福州女性就业比例下降

  形势严峻

  2017年女性占从业人员的比例为39.29%,基本与上年持平,仅增加0.08个百分点。2010-2017年间,仅2014年和2017年略有提升外,其他年份均呈下降态势。2010-2015年还保持稳定在40%的比例,2016-2017年均下降1个百分点。

  而这数据依然低于《福州市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中女性就业占从业人员比例稳定在40%这样的标准。在这则统计消息中,还着重点出了“二孩政策”对女性就业形势的影响,并提出要达成40%的比例目标,需要各方努力推进。

  

  工人日报

  

  北京晚报

  时代在变迁,年轻人的生育意愿确实比老一辈要低得多。而职场女性又何尝不是在与各种生活的艰难互相争斗中,瞻前顾后、仔细推敲、左右衡量地考虑什么时候生呢。

  无论是Anby故事中,基于男尊女卑封建思想的“男女有别”;还是阿轩的故事中,人为设定的职业性别限制,以及对女性自主意愿的忽视;还是红红的故事中,企业为了避免承担更多“生育成本”而做出的措施,就是我们一直以来所面临的问题。

  或者可以笼统的说一句,在没有实现男女平等的环境里,即使有政策重压,但恐怕依然还是让女性以牺牲自我的方式去承担生育成本。

  

  事实上,女性为之付出的牺牲,并不会终止在女性本身,只会以不同的方式变成施加到男性身上的压力:

  “如果我没有工作的话,我的丈夫就要赚更多的钱,才能养家。”

  “你让女性越弱,女性越只能选择强者,就越不容许有‘失败’‘平庸’的男性。”

  ——解放女性,其实也是在解放男性自己,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政策的惩罚,更重要是理念的转变。

  本文原创,图片来自网络

  新闻资料来自:福州新闻广播,工人日报,北京晚报等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admin)